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气冲星河 第0049章 打脸与被打脸

发布时间:2019-09-25 16:39:43

气冲星河 第0049章 打脸与被打脸

(再次再次呼叫,冲榜进行中,票来,票来。)

秦无双原本就对西门大阀的来意感到蹊跷,此时更加确定。

看来西门千此来,果然不怀好意,大有兴师问罪之意。

达奚恒不等儿子回答,忙赔笑道:“此乃谣言中伤,西门公子不可轻信。”

西门千淡笑道:“只是谣言么?那这对寒门子弟出席贵家族的宴会,也是谣言么?”

现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西门千一席话,如同乌云盖顶,阴霾顿生。

达奚鸣被西门千的目光锁定,却也不慌张,而是淡淡说道:“西门公子今日到来,道贺为假,问罪为真,是么?”

西门千冷然道:“我西门大阀千金肯委身下嫁,却绝不容许你干那朝三暮四的勾当。倒不是争风喝醋,而是我西门大阀丢不起这脸面。你难道不知,单是谣言已是对我西门大阀大不敬,何况人赃俱获?”

说完,霍然起身,眼神不善地盯着秦无双身后的秦袖,啧啧点评起来:“虽是寒门女,倒长得水灵,无怪达奚公子这般失神落魄。达奚族长,此事你也不用抵赖推委,我只想听一句话,如何善后?”

达奚恒哪想到西门千直奔主题,一点面子都不给。而且手段雷霆万均,也不容他们解释。

淡淡瞥了许舟三兄弟,知道此事必有许氏在背后挑拨离间。

毕竟是世家之主,达奚恒方寸不乱:“西门公子,你我两家既有婚约,我们达奚世家照章办事,婚期到来,必当完婚。绝不会辜负前约。”

西门千哈哈大笑,口气却是森然无比:“现在的问题,不是婚约继不继续,而是这谣言如何收场。”

达奚恒以退为进,沉声反问:“西门公子有何高见?”

西门千冷然道:“若依我,你我两家相安无事。不依我,一切后果由你达奚世家自负。”

赤裸裸的威胁,达奚恒心下虽怒,表情却古井不波,淡淡道:“请说。”

“好!”西门千一摆手,“要想让谣言灰飞湮灭,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达奚世家和寒门秦氏其中一家,从罗江郡消失!”

“消失?”达奚恒眉头皱了起来,“贵族席位,乃是皇室赐予,由真武圣地掌控。消失一说,恕我不解。”

“不解?”西门千面容阴沉,那丝冷笑挂在嘴边显得更加狰狞,“一个世家要让一个区区寒门滚蛋,手段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种。难道需要本公子一一教你么?”

这口气,俨然就似大人训斥小孩似的。达奚恒好歹也是世家之主,实力至少也是真武境六段,比西门千这后起之秀只高不低。但身份品级低一级,却造就如此截然不同的场面。

一场生日宴会,却没想转眼变成了一场批斗会。

那些原本想找秦无双麻烦的客人,见到局势居然出现如此戏剧性的转变,都是暗爽,表面不敢有幸灾乐祸之能干,心里却乐呵呵等着看热闹。

达奚世家不是拽吗?在大阀面前,还拽得起吗?

寒门秦氏以为抱到大粗腿,现在这根大粗腿在人家西门大阀面前,根本弱不禁风,出丑了吧?

西门千每发一言,秦袖的心就越冷一分。到最后,拽着秦无双的手臂也禁不住轻轻颤抖着。

秦无双自西门千进来后,一直在冷眼观察,在许舟一番耳语后,秦无双已经意识到,许氏已经抱到了西门大阀这条粗腿。

看来,一不小心之下,秦氏居然陷入了大阀世家之间的斗争漩涡当中。

一般而言,一个寒门家族,一旦陷入这样的暗流漩涡中,十有八九,都会成为牺牲品。

见达奚恒沉吟未决,西门千身后那名精悍汉子,阴声阴气道:“达奚族长既为世家之主,关键时刻,这种决断应当不费任何思虑就能定下。一念为善,一念为恶。达奚族长总不会把家族存亡之事当作儿戏吧?”

达奚恒身为世家之主,当众被这一主一仆呵斥教训,心下恚怒可想而知。双臂微抬,头颅高昂着,额头青色的筋条条绽起,整个人仿佛一头蓄势而发的凶兽,掀起滔天气势。

如此反应也让西门千顿时警惕起来,双手交错,护住要害部位,下意识退了一步,凝视着达奚恒。

虽然他不认为达奚恒有胆当场翻脸,但一贯行事小心的他,在世家之主面前,绝不敢大意。

“阿恒!”

“你干什么?”

几声暴喝,从后面不断传来,几名老者飞速从后堂窜出。瞧他们的服饰和打扮,显然都是达奚家族隐匿不出的长老高手。

达奚恒被喝断,气势不衰,却是颓然叹了一口气,毅然摇头道:“我达奚世家做事,亦有底线。伤天害理之事,绝不去做

气冲星河  第0049章 打脸与被打脸

。”

西门千被达奚恒的气势震慑,多少有些忌惮,阴笑道:“达奚族长不做,那也无妨,自有人去做。只是,达奚世家于这件事上,需得做到完全中立,不准出手干预。”

达奚恒还未说话,几名长老纷纷道:“寒门秦氏,与我达奚世家本无纠葛,达奚世家何来干预一说?”

“没错,西门公子若因此事而来,倒是多虑了。”

西门千见达奚世家的长老们口气服软,得意非常,肆意大笑,嚣张点头道:“好,能得诸位长老一句话,此行不虚,哈哈,此行不虚。”

说着,潇洒地振振衣袖,施施然朝外走去。

“且慢!”

大厅的气氛原本很压抑,这一声“且慢”,声音不高,但却中气十足,打破了原本压抑的气氛。

原有的气氛,原有的基调,都已经完全按西门千的预期那样,局面已完全为他所掌控。

如此一来,这一声轻喝,更显得不协调,如同珠落玉盘,一举将这沉闷的局面打破。

“西门公子说来便来,说走便走,这是你的自由。不过你刚才说的半天,似乎忘了当事人就在眼前啊。”

秦无双庸懒的声音娓娓道来,不急也不缓,但却从容淡定,仿佛高山仰止一样的大阀家族,在他面前也无非如此罢了。

西门千脚步是停下来,却没转过身来,肩膀耸了耸,揶揄道:“区区寒门家族,在与不在,很重要么?”

“重要,当然很重要!”

这声音一出,满座愕然。因为大家都分明看到,说话的人并非秦无双,也不是大厅里任何一个人。

就连准备开口的秦无双,也不禁眉头微皱起来,惊讶地朝门外看去。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大厅之外,很明显,声音是从那里发出来的。敢当面顶撞大阀子弟的来客,大家都想看看,来者是否长了三头六臂?

来者有二人,其中一个,秦无双竟还认识,分明就是那名花白胡子的考官,还在风泽楼宴请过寒门秦氏一家三口。

不过此行不是以他为主。为主的是他旁边那位中年人,国字脸,浓眉大眼透着一股皓然正气,剑眉一挑,给人不怒之威之感。

显然,先前发的话就是这剑眉男子。

西门千原本一脸轻蔑,但一眼扫过这二人胸前那梅花标志,脸色立刻一变。心里顿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脑子里闪过四个大字——真武圣地!

西门千再狂再傲,哪怕眼睛长到额头上,在真武圣地代表面前,该低头照样得低头。

“呵呵,二位尊使,想必是主持罗江郡家族论品的负责人么?”西门千稳住场面后,出言招呼道。

那剑眉男子表情严峻,凝视全场,这才淡淡点头:“西门公子是吧?先前在门外便听你扬言,一个世家要让寒门家族消失,方法有千儿八百种。本使却是孤陋寡闻,还请西门公子说道说道?”

语气不善,谁都听得出来,这位尊使大人语气不悦的背后隐藏着丝丝怒火。言语之间根本没给西门大阀任何面子。

西门千更加尴尬,他先前大放厥词,实是因为身份地位全场最高,无人敢去质疑他的言论。

实则,在百越国,任何一家贵族都是皇帝陛下亲赐,由真武圣地代为通过执行。其他势力,哪怕是百越国四大王族,也没有资格取缔任何一家贵族席位。

要想取消贵族席位,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在“家族论品”中挑战该贵族,并将之击败!

此外,具备剥夺贵族席位资格的,只有皇帝陛下和真武圣地!

西门千那番狂妄言论,显然已经大大越轨,落在真武圣地使者的耳朵里,自然是十分反动的不当言论了。

西门千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刚说出的话,就被真武圣地的使者全盘否认,这何异于狠狠打脸,心里顿时不爽到了极点。

秦无双脸上闪过一抹讥嘲,这西门千嚣张跋扈,刚打完达奚世家的脸,转身就被真武圣地的使者打脸,还真是因果报应,屡试不爽。

贵阳长峰医院专家介绍
贵阳长峰医院专家出诊表
贵阳长峰医院在线专家
贵阳长峰医院的权威专家是
贵阳长峰医院专家讲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