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创业孵化器崛起众创空间东莞化迎来挑战0

发布时间:2019-11-14 02:56:50

几名创客坐在民间金融街邦胜的咖啡吧台,饶有兴致地分享交流

8月3日,东莞市市委副书记、市长袁宝成到南城一个众创空间调研时,向年轻的创业者们喊话“要为东莞创客代言”。

市长代言的消息,旋即在东莞的创业孵化器和创客之间疯传。余岚对此也记忆犹新,她说,这真实释放了东莞壮大创新创业群体的决心。

前面带路的余岚,宛如一个大管家,随意打开一扇门,对独立小空间里的创业者,还有其从事的业务,几乎都能娓娓道来。

在民间金融街11楼的东莞邦胜商务有限公司,1500多平方米的空间,就容纳了130多家创业公司。余岚是邦胜商务的总经理,带着团队和每个创客在民间金融街一起圆梦。

独立的办公间,清静的咖啡吧,休闲的卡位,实用的会议室……遥隔数公里的天马创业营、蚁巢、3W咖啡,甚至更远的蜂巢、众贸邦,这些和邦胜一样分布在东莞各个角落的创业孵化器,成为了创客们的梦工场。

政府和政策的鼓励,让创业孵化器如雨后春笋般崛起。但在行业繁荣的背后,如何真正成为创客的“造梦空间”,如何在众多创业孵化器中脱颖而出,已经摆在东莞众创空间的面前。

潜行的邦胜模式

创客要做却做不了的事情,邦胜去做且做好,已经成就了独特的创业管家模式。

众创空间全国很多在亏损,路在何方?身为创业孵化器提供商,余岚常在思考“路”。

2012年底,邦胜进入东莞市场。东莞也是邦胜进入二线城市的第一个点,此前都是在一线城市布局。当前,邦胜在全国已经有67家服务中心,且主要面向创客。

稍微对东莞商事制度改革有印象的人,都会对邦胜入莞的时间有个清晰的反应。那就是,2012年12月东莞全面推开商改的起点。

余岚并不否认,邦胜抓住了东莞发展的趋势。原因在于,2012年决定进入东莞的时候,邦胜公司内部还不确定二线城市的发展前景。东莞全面推开商改后,邦胜不再有争议。

邦胜入莞3年,东莞服务中心已经达到了3家,其中南城两家,一家正在建设当中。“很多不是我们做的业务,如天使投资、融资服务,我们都已经在做了”。

从2012年争议中进入东莞,到今天扩张到3家服务中心,入驻创业公司和其他机构超过300家(创客为主),邦胜走的是一条专业路。

邦胜早不再依靠租金生存的“二房东”模式,房租经济只是创业平台的最浅层次作用。记者掌握的信息是,邦胜的租金一千元左右起步,根据创业者选择服务的增加而上调租金。

“不是收了租金就够了,而是要服务好他们成长。”余岚告诉记者,邦胜有专门的创业服务团队,多年探索形成了标准化管理。而且,这个专业服务团队由专于不同领域业务的股东带头,这些人不乏金融、管理、信息等领域高手。

邦胜的思路是,从人员培训、营销代理、管理运营、股权结构等,都要创业孵化器提供给创业者,因为创客本身缺乏这些积累。“创客本身专注某个领域,创业时不会太关心其他。”

对创客的孵化,还需要时间的沉淀。

邦胜华凯广场的服务中心,就有一个IT创客,选择给客户软件提供补丁。技术男吃苦单干,但不擅长营销,这个短板曾一度让他几乎陷入绝境。邦胜出手的,就是辅导他的营销。

一年多后的今天,这个IT创客的团队发展到了10多个人,已搬出了邦胜。走出去的创业公司,在邦胜不在少数。余岚笑说,众创空间已经容纳不了他们了。

“我们的做法,融合了早期在欧美流行的服务式办公室理念”。邦胜并不隐讳自己借鉴的理念。邦胜团队会及时发现优质客户,而后主动跟踪,进行财务投资、战略投资,甚至调动所有资源配合创客。

创客要做却做不了的事情,邦胜去做且做好,已经成就了独特的创业管家模式。“创业者缺啥,我们就要给他补啥”,余岚说得斩钉截铁。

绕开二房东之痛

二房东思维,一直为创业孵化器运营商所想极力绕开,只是囿于专家服务团队和盈利模式等核心要件。

创客缺啥,创业孵化器给补啥。这种邦胜模式,已为越来越多的创业孵化器认可,并被不同程度地验证。

东莞创新不如广深,但是创业环境好。接触的众创空间,几乎都毫不怀疑创业孵化器前景。但如何形成差异化优势,是东莞众创空间要面对的现实。因为,创业孵化器越来越多。

今年5月,东莞出台的引导民营资本发展实体经济30条意见中,明确了要设立众创空间建设后补助资金,对各镇街设立的首个众创空间,按照投资额给予最高300万元的资助。

政策的意图,就在于引导创客空间、创业咖啡、创新工场等新型创新创业组织发展,加快构建一批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开放式的众创空间,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环境,壮大创新创业群体。

补助众创空间的举措,使得东莞成为全省的先行者,加快了众创空间的繁荣,给了创客更多的创业物理空间的选择。

7月中旬,创业导师以众筹联合多个服务平台打造的孵化平台——天马创业营,在南城开始运营。天马创业营的出发点,是让充满创业激情的创客不孤军奋斗,现在引进了10多个服务平台和40多个项目。

进入8月,在莞城联丰创意谷,东莞首个两岸青年创业孵化器“蚁巢”开业。“蚁巢”对创业者基本是零门槛准入,好项目甚至零租金入驻。蚁巢可供100个创业实体进驻,已有13个创业实体入驻。

与邦胜一样,新出现的创业孵化器也在极力地避开“二房东”之痛。服务好创客,才是创业孵化器的真正盈利手段。

然而,众创空间在转型升级的同时,可提供创业服务的众创空间,真正能培育创客成长的有多少呢?

邦胜商务总经理余岚说,东莞乃至全国,众创空间的建筑不少来自于“三旧”改造,运营商其实不能认为有地就好了,或者对外说有服务团队,实际上能给到创业者辅导的少之又少,这是典型的二房东思维。

“让创业者活下来,还要活得好,我们甚至去代运营”。余岚说,邦胜根据大数据库,如果创业者办公室座机响3声后没人接,前台会根据后台显示的信息,自动以创业者公司人员的名义去接听。

事实上,邦胜提供的代运营,对创业者介入比较深,如要求必须由邦胜代理财务。这能让邦胜从财务数据掌控创业公司动向。余岚认为,此举就是要做到:只要你进来,就陪你同呼吸共命运。

并非所有的众创空间,都把创业服务作为真正的赢利点,邦胜就把租金的位置看得较轻。二房东思维,一直为创业孵化器运营商所想极力绕开,只是囿于专家服务团队和盈利模式等核心要件。

以创业孵化器发达的广州为例,公开媒体的信息称,“民营孵化器绝大多数处于亏损经营状态”。当然,体制内的创业孵化器有政府补贴,还能继续体面生存。

对于创业孵化器,作为一名投资人,广东天使会发起人、秘书长何巨有深刻的认识。他说,创业孵化器的重点在于人,这个人涵盖了创业导师、团队、投资人,而不是物理意义上的地。

何巨认为,当前创业孵化器大致有“二房东”和披着孵化器外衣的房地产,这两种孵化器都不能给创业项目有实质的提升,因为创客需要提供更多的智力孵化。但是二房东的孵化器,仅有的物理空间对创业者意义不大。

众创空间东莞化

东莞是很强大的加工贸易经济基础,从事外贸人才特别多,而且东莞有很好的外贸服务优势,对创客能起到专业的对口辅导。

路在何方的思考,不是一个伪命题。樟木头的杜哲明也在思考,因为他接受的信息更残酷:99%的众创空间在做二房东。这不是他想要的结论。

杜哲明是东莞家尚灯饰的创始人,今年5月,他创立了众贸邦孵化平台。这个平台很特别,孵化的对象是独立运营的外贸团队,提供家居外贸行业多年积累的客户资源、设计开发、供应商、参展等资源支持。

起初,杜哲明并未想到走创业孵化器这条路,也不觉得自己和众创空间有太大关系。

2013年,杜哲明尝试把公司内部的业务部门独立,从设计、出厂、营销到收款,尝试内部的项目制,公司参与团队的分成。

杜哲明把这种试验看做“包产到户”,效果明显。杜哲明说,员工不再是员工,稳定了人才,避免流失风险。“可能市区好一些,在这里太难留住人才,很快就往广深走了。”

2014年,众贸邦开始走上真正的项目制,打造4个创业团队,还把分成比例提高。此时的众贸邦仍然只是向内,并未对外开放。

杜哲明和团队分享家尚一样的资源,订单可凭公司名义去接。2014年,创业团队业绩突破了100万美元。这个实验期,他的创业团队由4个,发展到后来的8个。

一定时间的摸索后,2015年5月,杜哲明判断时机已经成熟,因为年初创客平台此起彼伏,全国和东莞同样如此。朋友的一句“你的就是众创空间,已经有成熟模式了”,让他有了把众贸邦打造为创业孵化器的想法。

在众贸邦,提供了资源和服务的杜哲明,分成并不多,只占整体的15%左右。创业团队,可分到85%。和邦胜一样,在众贸邦的创业团队财务必须独立,由众贸邦托管记账。如果有好的团队,众贸邦还进行股权投资,占股10%-20%。

进入众贸邦的创业团队,如果注册了公司,众贸邦占股15%。如果需要垫付工资、生活开支、运营成本的,注册公司后,众贸邦占股30%。

众贸邦实际占用的是杜哲明厂区的一栋写字楼,总面积超过3000平方米。每月10元/平方米的租金,房租、物业费、财务托管做账等按月结算。

“租金对我们基本是亏本,很难盈利,我们看的是分成,创业团队大了,我们分的就越多了”。杜哲明不担心创业团队带来的竞争,不同产品不同客户,实行先到先得。除非同一产品和客户时,团队才会冲突。

“99%都还在做二手房东,服务团队给到创业者真正服务的并不多。”杜哲明说二房东没有出路,除非有廉价的空间,或足够多的创客规模,或更高的租金,而且二房东不能运营服务支持。

杜哲明说众创空间最初级的是二房东型,比较高级的加入组织路演、商务对接等内容,最高级的将涉及深入投资、金融服务、管理支持等。二房东型只是徒有孵化器名声,实际对创业的辅导非常有限。

杜哲明的观点受到业内广泛认可。

华南天使联盟秘书长、龙硅谷创始人吴希龙也曾公开一个观点,凭借孵化器盈利很困难,但是孵化项目成功了,这样的孵化器将来可以盈利。言下之意,依靠租金模式的二房东,没有出路。

一位长期关注创业孵化器的分析人士认为,东莞有很强大的加工贸易经济基础,从事外贸人才特别多,不同行业的人在众创空间可成功找到造梦空间,而且东莞有很好的外贸服务优势,对创客能起到专业的对口辅导。

“这类创业孵化器贴近了东莞的创业环境,从产业链上孵化创客,或许这类孵化器会成为一种趋势”。上述分析人士给出了创业孵化器东莞化的方向。

诚然,创业孵化器这些众创空间,同样需要接地气。众创空间路在何方,还将继续拷问每个创业孵化平台。

福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贵阳可以治癫痫病的医院
泉州整形美容医院
东营市河口区中医院
义乌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