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网购价格战重开书店谋脱困局

发布时间:2019-07-12 21:08:18

购价格战重开 书店谋脱困局

当当、京东、卓越这盘“三国杀”又斗上了。卓越亚马逊的“六月杀价王”、京东商城的“疯抢红六月”活动分别上市,当当则祭出了图书“买200返200”的大力度促销。细数来,这已经是去年年底至今这三家络商家打的第四场价格战了。  面对来势汹汹的络促销,传统的实体书店显得进退维谷:一面是日益升高的场地租金,一面是购的打折降价持续压缩着图书的利润空间。与全国市场一样,深圳书店迎来的挑战也日益严峻,对此,积极转型或将成为传统书店的应对方式。  图书销售市场处于震荡期  在深圳的写字楼,每天都可以在电梯里碰见行色匆匆的送书速递员。由他们的奔走而铺展开的络售书络,正在猛烈冲击着实体书店的生存状况。家住景田的徐女士就发现,小区对面的一家小书店不知何时已经搬离,原先书店主要卖教辅书和儿童书籍,平时放学后她的孩子有时会到那里去看书,现在清空后,孩子放学了只好找其他的地方玩耍。  无论业内外人士都能明显感觉到,这座城市的书店正在变少,而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深圳。据深圳出版发行集团总经理尹昌龙透露,全国去年仅有2%的书店实现盈利的增长。  “现在整个图书销售市场正处在一个震荡期。”尹昌龙认为,新兴的络购书已经明显改变目前的图书市场格局,但这并不意味着实体书店的末路。如果过了这个震荡期,传统书店还会在销售份额上找到一个稳定的位置。他举例道,电视机出现后,很多人都认为电影快消亡了,但时至今日,电影业的繁荣仍是有目共睹。但在目前的震荡期中,实体书店销售份额的下滑将很难避免。  实体书店成为购的“展览厅”  深圳唯一的24小时书店星光阅读栈虽然口碑甚佳、客流稳定,却仍然连年亏损。有人也由此将实体书店戏称为上书店的“实物展览厅”。  除了书店之外,受络的低价促销所冲击的还有传统出版社。为了迎“六一”,几家络书城打起了一场儿童出版物的营销大战,折扣低至“4折”,由此而引发了全国24家少儿出版社的集体抗议。一家少儿出版社的负责人算了一笔账,在去年,这家出版社的图书作者稿费、纸张、印刷费、工资等直接生产成本为图书定价的33%,另外加上物流、销售、营销、管理等费用,总成本不低于图书定价的45%。目前这些上图书的大折扣促销,已经逼近甚至超出了出版社的生存底线。  一名深圳出版业人士表示,书是微利行业,络上给出的低价完全是不正常行为,这对于传统的出版社、书店是致命打击。  探索书店的突围之路  “越是在这种环境下,就越是令人怀念传统的书店和读书场所。”尹昌龙说。而除了怀念之外,传统书店应该如何应对以及寻求转型,成为了经营者们正在探索的课题。  在上周末,星光阅读栈与某信用卡合作的“8元购书”,其价格之低令不少读者吃了一惊,在活动刚启动的一天内,就多吸引了起码100多名读者到书店购书。但作为信用卡的一次推广活动,这种低价销售并不能代表实体书店的应对方式。  “实体书店不仅仅是一个图书交易的地方,还要成为可以进行读书交流、分享感受的地方。”对于实体书店的转变之路,尹昌龙认为,为书店营造一个温暖的人文空间,一个悠闲的交流氛围,这可以让读者“完整地完成一次与书的相遇”。而这种氛围,是络书店所缺乏的。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书店图书销售盈利能力的缺失,也需要其他辅助项目的弥补。目前,通过多种业态经营,来减轻书店生存的压力,几乎是深圳所有特色书店共同的趋向,如物质生活、尚书吧、旧天堂等。而在今年夏天,星光阅读栈将移位到中心书城2楼,转型为24小时书吧,并加入沙龙、咖啡馆等其他要素,尹昌龙并不讳言:“转型首先就是出于生存的考虑。”  本月15日,深圳书城经过升级调整后的络书店全新上线,这个深圳书城服务平台增加了试读的功能,并在点击购买后可以送货上门,价格也比书城的实体店更为优惠。深圳一些民营书店也早已将战场转移到了络,主动收缩实体店规模,而在自己的店上加大力度,这项现象尤其出现在旧书领域。目前书店大多采用会员制,也可以从中发展出互联的消费群体。尽管购的力量已经得到了承认,但很多读书人依然坚守着实体书店的风景。“对一座城市而言,实体书店是不可替代的。”尹昌龙说。  链接  海外书店的脱困之法  巴诺全球连锁书店:积极融入新技术竞争  全球最大的连锁书店,被称为超级书店。面对亚马逊等络书店的冲击,巴诺也开设了规模庞大的上书店,近年来更加重了电子阅读器方面的投资,在前年推出了自主品牌的电子书阅读器Nook,与亚马逊的Kindle展开竞争。  香港“二楼书店”:小众冷门书籍藏身阁楼  “二楼书店”又称楼上书店,是泛指香港所有并非位于地铺或商场内的书店。二楼书店售卖的书籍较为冷门,为了躲避高昂的租金,这类书店都选择临街的二楼作为书店地址,藏身于旺角、湾仔等闹市之中。 韩文嘉

加盟微商需要做什么
如何优化好一个网站
微信小程序开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