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联盟★小说】徳兄顺弟

发布时间:2019-09-13 03:14:20

我认识德爷和顺爷的时候他们都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俩人同岁,民国二年生人,他们是亲叔伯兄弟,德爷是兄,顺爷是弟弟。
那是我刚刚中学毕业,回乡在村里的蚕业组干活,他们也在这里干点轻生活儿。我平时除了跟一起干活的女孩子们打打闹闹,也最喜欢听这老哥俩拉呱。人到暮年,大概最喜欢卖弄的就是年轻时候那些事儿。
他们说起十六岁的时候,本家的一个哥哥娶媳妇,他们跟着大人去女方家“搬嫁妆”,那时候没有车装马载,女方娘家所有的陪嫁都有丈夫家派人往回搬,大人们搬柜子桌子和一些大的物件,给他们的任务是两个人轮流背一面半人高的大穿衣镜,用一块麻袋片子把镜子包住,外面五花大绑大麻绳,这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往回走。这哥俩从小也是闹惯了,所以轮到德爷背的时候。顺爷就借口方便,实际上是从苞米地里迂回转到前面道路的拐弯处,他随手撅了一颗苞米杆儿,当德爷一出现的时候,他就忽地从苞米地里跳出来,把苞米杆儿当枪一样一指,嘴里“嗵”了一下,德爷吓得手一哆嗦,手里的绳儿一松,“哗啦”一声,那块在当时需要五块大洋的穿衣镜,变成了地上一堆碎玻璃。
两个人害怕没法回家交代,就跑在山里躲了两天,好在当然正是夏末秋初,饿了啃刚刚抱窝的地瓜,啃快要收获的苞米。还去人家的瓜地里偷了两次甜瓜。直到找疯了的大人们找到他们,扯着耳朵拎回了家。好在家里正办喜事,有不少的客人,大人们也不好守着亲戚打孩子,那顿揍算脱过了。
他们在十八岁的时候,这对年轻人遇到了一件天上掉元宝的好事儿。那年的秋天,他们一个东北长白山下开人参种植营子、没有后代的本家叔叔,得重病了,指定他俩去东北照料他,其实也就是去继承老爷子的大笔的遗产。两个人走了二十多天从山东走到沈阳,从沈阳坐火车来到长春,又辗转坐马车、爬犁来到抚松的东岗见到病危的叔叔,第二年的正月,叔叔死了,两个人平分了遗留的四千两百块银洋。对于这样一笔巨款,这两个年轻人做出了截然不同的抉择。德爷没有提取这笔钱,而是重新投入到参营的股份,他要继续让母鸡生蛋,留下来赚大钱。而顺爷呢,借口在这里要回老家娶媳妇,不顾德爷的劝说,把银洋提出来,来到松江河镇上,他扔掉了从老家穿来的破衣烂衫,置办了一身新行头,一件东洋灰色华达尼长袍,一双锃亮的新皮鞋。眨眼的功夫,这个操着浓重胶东口音的年轻人,立刻成了镇上烟馆、妓院、赌馆最受欢迎的主顾。当哥哥的德爷不知道费了多少口舌劝他离开这个奢靡之地,可是他只是笑呵呵的,也不强嘴,也不发火,依然的吃喝嫖赌样样玩的溜,仅仅一年,两千块大洋作的一个蹦子都不剩下,当他几乎光着身子被旅馆老板轰出来,站在尘土飞扬的大街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这一年,简直是在作死。
就在他准备厚着脸皮去投奔哥哥的时候,德爷那儿也出事了。德爷这一年一直在跟合伙人一起打理自己的参营。他勤快、有眼力劲,也很能干,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处事稳重,不张扬,这样他很快的与伙伴们相处的很热络。加上这两年风调雨顺,三年前种下的这茬人参收了个大丰年。从一上秋开始起参,一直忙到阴历十月底,最后一茬儿货卖完了,东北已是大雪封山了,就在大伙结帐分红,喝酒庆祝的这天晚上,八十里地之外老庙山上的土匪忽然从天而降,他们手拿长枪短炮,抢走了参营所有一年卖参的银洋,还绑架了包括德爷在-内的七个人,每人索要两千大洋,否则就撕票。
那年头这一带山高皇帝远,官府无力维护地方的治安,土匪就成了当然的土皇帝。他们杀人不眨眼,他们要多少钱一定是知道了被绑者的家底,不拿钱,那就连尸首也甭指望见着。参营的人赶忙拼凑够了一万四千大洋,总算把人都赎回来了。后来他们才知道这是参营内部的人与土匪通了信,知道参营这天要结算分红,土匪就长途奔袭把大家几年的辛苦血汗钱一锅端了。这个人也是被绑架的七个人中的一个,他们为了掩人耳目故意演的一处捉放曹,后来他家的小孩出来跟别的小孩说,那天夜里他爸爸被绑走的时候,有个人给她妈妈送来一大堆大洋钱,他躲在门缝里看到妈妈把钱藏到装到一个坛子里,埋到苞米囤底下面。





那个人被赎回来以后没几天忽然失踪了。直到第二年开春化冻,人家才在水泡子里浮上来的麻袋里找到了他的尸体。而那个时候德爷和顺爷哥俩早就不在参营了,他们跟着一些老乡继续北上。这是民国二十年,当时的苏联政府正在修建通往莫斯科的远东大铁路,他们在中国招募大量的廉价劳工,当时已经身无分文有家不能会的哥俩就赶上了这拨出国打工的机会,他们到了苏联远东最大的城市弗拉迪沃斯托克,当时中国人还称它为“海参崴”,因为几十年前这里还是中国的领土,是因为八国联军进北京。做为“调停人”的俄国跟中国签订的中俄“尼布楚条约”包括海参崴在内的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强行割让给俄国。
几十年后他们回想起那个地方的富庶,仍然脸露惋惜的神色,那里到处是森林矿产,黑土地上大豆高粱一眼望不到头。冬天里在结冰的河上任意砸一个窟窿,那下面的鱼就哗啦啦的跳到冰面上。那真是好地方啊!他们总是感慨的说。
当然,青春年少的小伙子,异国他乡的经历留下的印象还是非常美好的,虽然当时的劳动很繁重,也很艰苦,每个月只有五个卢布的报酬,但是那种劳动比起家乡的农活还是舒服一些,最主要的是,比起家乡常常吃不饱肚子,他们在这里能吃得饱,当时的主要口粮是黑列巴面包,每顿都有汤,有扁豆的,也有土豆的,里面有点点牛肉,或者马肉,遇到节假日还会有点火腿,咸牛肉之类的。那是中国工人跟俄国工人在一个饭堂吃饭,没有种族的差别。
年轻躁动的心,不会因为远离故土而黯然了青春的色彩。他们周围有的是高大健硕、性情率直的俄国女子,她们对这些小个子的中国人也充满好奇和新鲜感,她们发现中国这些年轻人比起他们的男同胞来,更勤快,更温和,最主要的是他们没有酗酒的——这在她们的经历中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对俄罗斯的男人来说,劳动远远不如伏特加更具吸引力。所以,那些处于性饥饿状态的中国劳工可以很容易从她们中找到自己的性伴侣,这些大胆、开放的俄罗斯少女也给这些远离故土的中国年轻人带来无尽的慰籍和快乐。与家乡的那些面黄肌瘦、走路一步三摇的小脚女人相比,这里漂亮又丰满的异族女子更能满足他们的身心需求。
“她们脱掉衣服的时候,你能看到她们身上血管的血在流动。”暮年的顺爷,有一次这样说。。
那时候大家公认的最受女人青睐的是德爷,我见过他当时的一张照片,二十岁的德爷,身材高大,鼻梁高挺,大眼睛炯炯有神。顺爷说,只要他看上的女子只需对人家笑笑,努努嘴儿,那女的就会跟他走。在树林中一块平坦的空地上,女人会从随身携带的皮箱里拿出一块小小的花毯铺在地上。两个语言都不能相通的男女,就在这块花毯上,用人类最原始的肢体语言诠释着彼此的渴望。
因为语言不通,两个民族的工人也能闹出不少的笑话。厨房里的胖厨娘要跟顺爷学中国话,问他中国话的“你好”怎样讲,顺爷还是改不了使坏的德性,认认真真的对她说,中国话的你好好几个字呢,这样说——“你不日我谁日我?”实心眼的胖厨娘学的倒是挺快,晚上发饭的时候就用用她刚刚学会的带着俄国味的“你好“问候所有来吃饭的中国人。好多人听得目瞪口呆,更多的人笑得岔了气。有一个中国人连比划带说的把这话的愿意翻译给她听,那位大婶不但没生气,还笑的哏哏的。
两国的劳工搅合在一起也免不了发生一些摩擦,甚至拳脚相加也不是稀奇事儿。俄国人身材高大,健壮有劲,可是跟中国人打架就是占不到便宜,为什么呢?中国人很聪明,他们知道人家拳头大胳膊长,跟他面对面保持距离肯定吃亏,这些来自山东河北的年轻人就用自己的绝招儿,就是中国人所说的“撂跤”,上手就近身钻到对方的怀里,上身抱住他的腰下身用腿别住对方的腿,再来个“黑狗钻裆”一下子就把对方拱倒了,一来二往的老毛子就怕了,说中国人会功夫,每每发生冲突,中国人会刹刹裤腰带,对对方说,走,出去比划比划!毛子兄弟反而怕了,硬是不敢接招儿。







远东铁路是东西对着修的,东头从海参崴往西内陆穿过俄国大平原进发,两年后就修了将近两千里。恰在此时,中日“九一八“事件爆发,日本人在几个月内迅速占领了中国东三省,一直到中苏边界。两国边界一下子紧张起来,苏联政府迅速补充军队加强边境戒备。同时也开始遣散大批修建铁路的中国劳工,那是民国二十二年的冬天。在吃过了最后一顿黑列巴之后,他们就被叫道工棚的广场上,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官员面无表情的宣布了遣散东部中国劳工的公示,还有一部分西线的劳工暂时继续工作。实际上这部分人后来大多留在苏联成为苏联的公民,有的甚至参加了苏联的卫国战争,这是后话。
对于回家,这些离家两年的年轻人无不满心的欢喜,两年啊,故国他乡。寄人篱下是多么的不容易啊!大家赶紧收拾自己的东西,工友们之间也忙着交换自己的家乡住址,在异国的土地上大家都是自己的兄弟,现在要各自分开,真的有许多的不舍。
可是德爷有点麻烦了。原来跟他相好的几个俄国女子之中,有一个叫柳卡的姑娘真的爱上他了,听说他们要回国,就背着家里人跑来了,死活也要跟德爷回家,德爷其实也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姑娘,可是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婚姻大事不是自己能说了算的。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就把一个大姑娘领回家,他不知会引起多大的麻烦。他就劝说柳卡先留下,等他回国后征得家里长辈的同意,再回来领她。可是柳卡不能理解——我要嫁的人是你,不是家里大人,为什么他们同意?
“还有,我们那里的生活很苦,你没有办法适应的。”德爷说。柳卡笑了,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在少女时代是生活在彼得堡的贵族,我父亲是沙皇的政务官。我们家住的是城堡,光管家佣人就几十人,可是十月革命以来,我们家就完了,父母被流放,我们兄弟姐妹就被强行送到这里劳动,你现在看我像一个娇 吗?
德爷没话说了。顺爷也劝哥哥带上柳卡,她真是个不错的姑娘。德爷没办法,只好笑着点了点头。柳卡高兴的跳起来抱着他就一顿猛啃。就这样,他们在离边境一千公里的内陆上了列车,由于怕劳工们走漏了军队要塞的部署情况,所有的劳工在上车之前都被用黑布蒙上了眼。有人抗议这样,被当兵的人很粗暴的打了耳光,人们只好默默的忍受了。一天一夜之后,他们下车从海参崴出俄国口岸,回到了阔别两年的祖国的土地上,只可惜,他们一眼看到荷枪实弹的日本兵以后才意识到,这里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国家了。在海关办事处,劳工们被勒令交出身上携带的所有银洋,强行兑换成“满洲国”纸币,轮到德爷,他把头上戴的一顶破狐皮帽子随手扔在脚下,从西服里子的衣兜里拿出十几个银洋,搜身的警察把他全身摸了一遍,鼻子里哼了一声,让他走开。他拾起地下的破帽子拍拍尘土又戴回头上。有的人试图藏匿被搜出,立刻被鬼子兵用枪托打得头破血流。
火车经过哈尔滨时车短暂的停了一会儿,他们看到满大街的日本兵,耀武扬威的日本移民。喝醉酒的日本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抓住中国的女人剥得身无寸缕就按倒在大街上……那凄厉的喊声让他们多年以后回想起来都浑身陡起鸡皮疙瘩,那就是亡国奴啊!
直到火车出了山海关,看到了穿一身灰白军服的中国军队,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终于要回家了!
火车停在了青岛四方车站。正好是早晨,他们用身上仅剩的一点钱买了一点吃的。柳卡很好奇的喝着大碗里的馄饨,不会用筷子,店家好奇的看着这个绛色头发的洋女人,很友好的给她找了一把小汤匙,她轻轻咬开一个品尝着,灰色的大眼睛里露出了惊喜,点头说:“好吃呢!”
吃饱饭以后他们开始步行回家。一百二十里溜溜走上了一天,等他们终于远远的看到村中老家庙院里那颗高大的白果树上的时候,三个人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他们到家已经是掌灯时分了。两家大人孩子自然是万分的欣喜,他们只从东北回来的老乡那里知道俩小子离开人参营子,去闯崴子修铁路,可是再也没有具体的音讯,这一下子两个长的高高大大的汉子忽然回来了,那真象做了一个大梦一样。尤其是德爷还带回来一个健壮又俊秀的洋媳妇,那股喜庆劲儿就不用说了。
家里大人商议了一下,就在这一年的腊月十六日,给他们正式办理了婚事。全村的老少男女大人小孩都来看德爷的洋媳妇,按老家的规矩,新媳妇头三天是不下炕的,这叫做“坐三”那年头的女人都是小脚,盘腿坐在炕头上等待人家来看光景,那些老太太大婶子的也不客气,到人家康上就把人家的脚拉出来瞧瞧,谁的脚小谁就是最受人青睐。这可苦了洋媳妇柳卡,她的大脚跟德爷差不多一样大,更不会坐着盘腿,家里人也没办法,就干脆让她伸着腿坐着,累了就下炕溜达一会儿,人一拨走了又来一拨,弄得新房就象赶庙会。柳卡大大方方的给人们捧瓜子,花生,给男人点纸烟,一点也不怯场,倒把看新媳妇的人弄得不好意思,连那些想来闹洞房的人都不知道怎样下手,他们要照德爷折腾他一下,可是他早就躲了。天黑不久,人们就撤了。
说话就过了年了。正月十六,德爷花了二十大洋兑下来别人的一个小油坊,这二十个大洋也是他从海参崴带回来的,当时就缝在他头上那顶破皮帽子里的,海关上日本兵检查的时候,他随手把这破帽子扔在地上,那日本兵连看都不没看,就这样隐藏下来了。(未完待续)

共 520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只读了四节,不知是中篇还是长篇,抑或是个一二万字的短篇?但是,我敢肯定:这是一个震撼读者、轰动江山的小说!因为:小说的背景故事,从清末开始写,跨越了几十个春秋,而且这故事在不急不缓中展开,有曲折,有波澜,中间穿插着奇闻轶亊、厚重的史实,既有可读性,又有趣味性,读之不累,且愉悦,可谓情节设计得精、妙、奇!人物呼之欲出,仅四节,德、顺两兄弟,徳爷之妻,与土匪勾结之人等一干人物,己是栩栩如生啊!小说主题也很凝重,犹如第二部《闯关东》啊,把过去人们的艰辛、多难以及祖国的辛酸展现得一览无余,你读了,能不满腔 地去珍惜如今的生活?因而主题积极、深刻、厚重!作者的叙事语言,一如既往,沉稳、朴实、不事张扬,但松紧有度,流畅、圆润;小说的架构、章法、人物刻化手法都值得称道!总之,这是一篇大手笔之作,文学联盟全力推荐!【编辑:五龙河畔】【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11012】
1 楼 文友: 2012-11-09 19: 5:11 这是一个震撼读者、轰动江山的小说!因为:小说的背景故事,从清末开始写,跨越了几十个春秋,而且这故事在不急不缓中展开,有曲折,有波澜,中间穿插着奇闻轶亊、厚重的史实,既有可读性,又有趣味性,读之不累,且愉悦,可谓情节设计得精、妙、奇!人物呼之欲出,仅四节,德、顺两兄弟,徳爷之妻,与土匪勾结之人等一干人物,己是栩栩如生啊!小说主题也很凝重,犹如第二部《闯关东》啊,把过去人们的艰辛、多难以及祖国的辛酸展现得一览无余,你读了,能不满腔 地去珍惜如今的生活?因而主题积极、深刻、厚重!作者的叙事语言,一如既往,沉稳、朴实、不事张扬,但松紧有度,流畅、圆润;小说的架构、章法、人物刻化手法都值得称道! 人生就是文学,生活就是小说!
回复1 楼 文友: 2012-11-10 09:02: 1 大哥过誉了,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本来不想写下去,大哥这样一说,非写不可了,哈哈哈。
2 楼 文友: 2012-11-09 19: 6:26 这是一篇大手笔之作,欣赏,学习!祝弟冬安! 人生就是文学,生活就是小说!
 楼 文友: 2012-11-09 22:09:44 一直只知蛙哥的诗歌散文超级棒,今儿欣赏了蛙哥的小说,没想到也如此深刻。野老老师都点评了,素馨不再班门弄斧,期待后文!天寒,蛙哥保重!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回复  楼 文友: 2012-11-10 09:08:45 谢谢素馨赏读!
4 楼 文友: 2012-11-09 2 :5 :0 哈, 真是大手笔啊,这内容跨度很大,驾御的本来不小, 刮目中。 我歌我的生活。
回复4 楼 文友: 2012-11-10 09:10:24 刮目了吗?嘿嘿
5 楼 文友: 2012-11-10 1 :54: 6 好扎实厚重的小说!各种滋味,先声夺人!期待蛙哥后续!
回复5 楼 文友: 2012-11-10 21:09:48 谢谢水水赏读!多提意见!
6 楼 文友: 2012-11-10 15:5 :50 这无疑是部好小说,有着历史的纵深感,和空间的大架构,有史诗的味道。大家说了很多好话,不重复了。说几句不同的话:注意把叙述与描写结合起来。目前叙述过多,显得节奏很快。重要场景,一定要有描写,达到 点 与 线 的和谐统一。不然,就有 提纲 的感觉。相信蛙兄的实力!供参考。 退休公务员,唐山市作协会员。
回复6 楼 文友: 2012-11-10 21:12:56 酸风兄果然行家里手!这个小说确实在细节的刻画上欠火候,我会仔细斟酌的!谢谢酸风兄点拨!
7 楼 文友: 2012-11-10 20:08:58 期待后文!
回复7 楼 文友: 2012-11-10 21:16:2 谢谢尘星赏读!问好!
8 楼 文友: 2012-11-10 22:25:26 长篇节选一般很难被批为精品的,蛙哥首发即是精品,可喜可贺!足见作品的力度。期待蛙哥精彩继续! 烛照现实,光暖人生;如剑如戟,直刺黑暗!
回复8 楼 文友: 2012-11-11 12:02:57 呵呵,自家兄弟不好这样自夸哈!幼儿流鼻血
小孩积食吃什么药
脑供血不足怎么办
管孩子消化不良的药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