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汉皇刘备 第三百八十四章 袁刘大战(十四)

发布时间:2019-09-25 21:55:28

汉皇刘备 第三百八十四章 袁刘大战(十四)

曹操一看敌军的行军路线,心中大略算了下,于是召来诸将道:“敌既走斥丘,吾欲于敌前道设伏阻之。汝等以为如何?”

曹洪等几个,素来以曹操之命是从,典韦还在休养未曾随军,不过他来了也是白搭,他与许禇不精谋略,只是负责宿卫。夏侯渊看了看舆图,开口道:“主公,敌走斥丘,必过馆陶、贝丘,不若于此设伏,以待敌军?”

曹操眯了眯眼睛,没作声,旁边乐进进言道:“主公,末将以为,不若遣使召界桥守将,于甘陵合击青州军。后于灵县或鄃县,再伏大军击之,如此,敌军可破也。”

曹操听了,哈哈大笑,道:“文谦所言,正合吾意。”

敌军想回青州,馆陶、清渊、甘陵诸县都是必经之途。最后进入青州的路径,可以是灵县,也可以是鄃县。馆陶与清渊二县,因有黄河故道冲积,地势平坦,无险可依,不宜设伏,不如甘陵。

馆陶与清渊二县皆在魏郡境内,若是出了魏郡到了清河国,离青州又近几分,想来张飞等将心中也会松懈几分。到时在甘陵设伏,与之大战,必能打敌军一个措手不及。要是能趁乱掳了天子銮驾,那便迅速退回兖州。反正甘陵离自己老家近,而且甘陵还有一个小城贝丘,其筑于高丘之上,正适合藏兵。若未能竞功,则诈败而退。到时在灵县或者鄃县,张飞一只脚踏出青州之时,再起伏兵以击之。

张飞等人能想到一路伏兵,还能想到第二道伏兵?还能想到自己会在青州的家门口设伏?

张飞等一路行军,路上却请来了贾诩。他自青州临行前,刘备已有嘱咐,让他路上若有疑难,可问策于贾诩。对于贾诩的名声事迹,张飞也多有耳闻。再加上他本身也喜欢和士大夫打交道,所以对贾诩执礼甚恭。贾诩骑马赶上来之后,张飞便开口道:“贾公

汉皇刘备  第三百八十四章 袁刘大战(十四)

,吾有一事疑惑至今,贾公乃海内闻名之智者,还请贾公为我解之。”

贾诩自与张飞相识以来,见其虽雄壮过人,谈吐却颇为不俗,不似凉州那些粗鄙武夫,且对自己甚是礼遇,心中不禁暗道,早就闻青州诸将之名,今次见了张益德,果然名不虚传,其余诸将能与其同列,想必也是天下豪杰。心中对青州不觉又添几分向往。见张飞问话,便笑道:“将军过誉了,不知将军欲问何事,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飞听了,便把自己一路行来,魏郡镇将却悄无声息之事给贾诩细细道来,然后道:“此事诡异,吾心中甚是不安。不知贾公有何以教我?”

贾诩虽然不知道麴义与袁绍的恩怨是非,但他是什么人,心中念头转了几转,便把事情给猜了个七八分,于是笑道:“将军忽忧,吾料应是袁绍北上,州中兵力不足,魏郡留守见将军势大,恐邺城有失,故不敢来招惹将军也。”

张飞想了想,觉得自己如果是邺城守将,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只怕也不敢出城来撩拨这么一支庞大的军队。只不过闭门不出也就罢了,竟然连斥候都没见一个,这胆子也太小了吧?

正想间,忽然有斥候来报:“将军,后军有一支军,缀于二十里外,看其旗号,应是冀州兵。”

张飞听了,便拨转马头,与贾诩道:“吾欲前往观之,贾诩可有意乎?”贾诩欣然同往。

到了后军,张绣与段煨迎了上来,对张飞道:“益德,敌军乃魏郡麴义所部,吾引兵往,其便退,吾自还营,其又前来。诚可恨也。”

张飞愕然,麴义,这不是冀州上将么,怎么待在魏郡。于是便道:“且待吾往之。”遂引军往迎麴义军。

麴义就是来演戏的,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和青州军假斗一场,结果一看这人也太多了,心想还是别打了,安安心心的把他们礼送出境吧。自己就这点人马了,是自己在冀州立身的根本,就别浪费在这里了。于是张绣一出来,他就往后退,张绣一回去,他就又往前一点。把个张绣气得胆炸。护卫天子要紧,又没张飞命令,所以张绣也不好擅自追击,只好派人去向张飞汇报。

张飞来了,带领部队往前一冲,果然看到打了麴字旗号的那支敌军撒腿便跑。张飞也一头雾水,麴义的威名,张飞在青州早有耳闻,这人是老资格的武将,虽然个人的武力值不是很高,但其久在边地,精通战阵之术,上次就是他率了先登营以步破骑,大破公孙瓒的白马义从。这么一个用兵高手,大战正酣的时候袁绍却把他给留在后方?

留在后方也就罢了,怎么表现得如此胆小,莫非有诈?张飞带兵又往前冲,见麴义又往后退,心想得弄个明白,于是写了封信,让人送到麴义军中去。

麴义接了信,打开一看,张飞在信中道:“久闻将军大名,今吾奉令借道魏郡,未曾拜访将军,甚是失礼。不知将军衔尾而来,是欲战乎,欲和乎?”

麴义回信一封:“兵少不愿战。”

张飞看了麴义铁画银钩的几个大字,对贾诩笑道:“贾公,麴义此人真有趣,不说不敢战,却说不愿战,也不知其人是豪气冲天,还是好作大言?”

贾诩看了麴义的信,心中一动,对张飞道:“将军,可回信一封,约麴义出来一见。”

张飞闻言,疑惑的看着贾诩,贾诩微微一笑,便说如此。张飞听了,于是依言而行。

麴义见张飞又有信来,不禁失笑,这张益德写信还写上瘾了。打开一看,却是张飞约他出营相会,麴义正欲扔在一旁,不予理会,却又想道,吾纵横沙场近二十载,还怕了个后辈不成。张飞乃青州大将,想来也不会行那阴暗之事,既然如此,吾又有何惧哉。

于是麴义便带了亲军,出营直奔张飞所言之处。到了地方一看,张飞正与另外一人立于高丘之上,麴义于是便命左右在此等候,他则纵马扬鞭,往见张飞。

见了张飞,麴义便道:“张将军,约某来此所为何事?”

张飞听了一笑,旁边贾诩便道:“麴将军,吾青州素来敬重将军威名。今闻将军身陷困境,特来献策也。”

麴义心中一震,道:“汝是何人,休得卖弄嘴舌,吾乃冀州大将,上得主公信重,下得将士之心,何困之有也?”

张飞道:“此乃光禄大夫、凉州贾公当面也。”

麴义想起一人来,惊道:“贾文和?”

贾诩哈哈一笑,道:“不才正是。”

麴义面上阴晴不定,忽然便道:“张将军、贾大夫,你我见也见了,汝等便速速行军,退出魏郡罢。”

说完,便欲拨马离开。

滁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滁州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滁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滁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滁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