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逆天龙尊 第130章:修士又如何?打!

发布时间:2019-09-25 22:17:12

逆天龙尊 第130章:修士又如何?打!

只是,他们虽然敬佩秦霜的义气,却不看好他叫板张赤阳的胆气。

武者叫板修士,结果还用想吗?

这个世界,强者为王,弱者只能攀附结交,规避绕行,武者面对修士,是头虎你得卧下,是条龙你得盘着,他们承认,秦霜比一般的种沸武者更强,可是,张赤阳可是一个修士,跟武者根本不是一个级数。

胆气面对优势碾压的力量,只能是自取其辱!

就连对秦霜一向不满的董岳,都因同仇敌忾而替他担忧,董岳被燕玉媚一耳光打醒了,他并不傻,恢复清醒后,一下便看出张赤阳跟燕玉媚之间的**,特别张赤阳那句只要燕玉媚想要,我就一定替她得到的承诺,更是像一根钢针般刺痛他的心,他特别想秦霜对张赤阳,像对他那样暴虐他一百遍,可是,董岳也清楚,那只是一种痴心妄想而已,修士的可怕,光从漫天传説便可见一斑。

寻常武者,哪有勇气敢面对一个修士的怒火啊?

“哟,那刚才我打了董岳一耳光,难不成你还敢替董岳打还我吗?”

站在张赤阳身后不远处的燕玉媚听了,柳眉一扬,刻薄的嘲讽道。在她看来,有张赤阳在,借给秦霜一万个胆子,他也只能咽下那口怨气,她就是要刺。长.风。文学激秦霜,看你能奈我何?

“嗬,听説过讨饭的,今天还是第一次听人讨打?”

秦霜目光倏地变寒!

“燕玉媚,你跟董岳之间,究竟什么过节。原本跟我无关,但观你举止言行。是你负董岳,而不是董岳负你。既然你主动讨打。我秦霜就把话放这儿,今天你是怎么掌掴董岳的,我就怎么打还给你,给你一个教训!”

“我呸,秦霜,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教训我?赤阳哥哥,你听见了没有,有人叫嚣要打我呢……”

燕玉媚气的粉脸通红。秦霜的话,像是一柄尖锥子,让她听得极不顺耳,不过,她也是种沸级的修为,刚才她小组的一个种沸学弟的下场就在眼前,她知道自己不是秦霜对手,立刻便娇滴滴的朝张赤阳撒娇,请他替她出头。

“哼!”

张赤阳面对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学弟。心头怒气潮涌,竟敢当着他的面儿,当众叫嚣要打他的心上人耳光,这不是公然当众向他示威?向他挑衅?他岂能容忍一个小小的武者。在他面前如此的嚣张,如此的狂妄?

“秦霜,有种你把刚才那番话。再给我重复一遍!”

张赤阳这句话中,明显蕴含着他的怒意。杀气!别説是个人了,就算是头猪。都能听出来了!

“秦霜,你敢出头为我董岳説句公道话,从今往后,你就是我董岳的大哥,你可不要为了我逞一时意气,毁了你的前程啊……”

跌坐地上的董岳,一下跃了起来,他刚才听了秦霜説“是你负了董岳,而不是董岳负了你”的话,感触之下,差diǎn留下热泪来,秦霜讲义气,替他出头説好话,他董岳也不是狼心狗肺之辈,不能让自己的纠葛,连累了秦霜的前程。慌忙发声提醒。

“晚了!”张赤阳听着“情敌”董岳示弱的话语,大袖一挥,霸气无比的打断董岳的话:“董岳,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在我面前替秦小子求情?哼,在我面前,无论是谁,都要为他所説的话负!”

説话间,他高傲而蔑然的盯着挺立如枪的秦霜脸庞,一脸小子你今天栽定了的神色!

“你聋了吗?刚才我説的你没听到?”

让张赤阳差diǎn蹦起来的是,秦霜居然面无惧色,倏地説出一句让他怒气冲天的话来。

“燕玉媚敢打董岳的脸,董岳是我小组的人,我带他出来,我就要替他讨还那一记耳光之仇,在我面前,无论是谁,敢打我的兄弟,我就要替他讨个公道!纵然我力有不逮,折于阵前,也决然不悔!”

秦霜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霜哥……”

董岳心潮澎湃,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平时冷眼打压自己的“仇人”,居然会为了他,而如此不顾一切的向张赤阳叫板……

“哈,哈,哈哈哈……我还以为遇到一个疯子,原来你小子还知道,这世上,还会力有不逮,还会折于阵前呀?好,很好,豪言壮语説完了,该本少打得你满地找牙,喷血求饶的时刻了!”

张赤阳怒笑着,右手骤扬,一道青光,从他掌心,激射如电。

唰!青芒陡如皓月一般,怒涨起来,众人被迫眼睛一闭,再次睁开时,董岳胡来等人无不面色大变,赫然便看到秦霜猝然之间,已被一道放大如一圈圈绳索般的“灵符”缠缚得如一个粽子。那一圈圈青色的灵符之上,浮现着一行行漆黑如蝌蚪般的符文,像是活了似的缓缓浮动弥漫着刺眼的灵光。

“咝,捆缚灵符?!”

胡来四人常读文明史,早知修士除了修神通,服灵丹,驭飞剑外,还可以驱使灵符,更高阶的还可以操控灵阵

逆天龙尊  第130章:修士又如何?打!

。而捆缚灵符便是初级修士们常用的一种符箓,所谓灵符,必须以灵力激活驱使,一旦施展,便可瞬间捆缚人妖,当然,前提是捆缚目标,失去战斗力,或者比自身修为低得多的对手,因为如果有更强的力量,便可挣断的。

而张赤阳踏入一重灵叶境,早已五年有余,对付一个种源武者,根本不屑祭出他的飞剑,释放出一道灵符,便把秦霜刹那捆缚住了,一圈圈的符箓恍似一圈圈真实的绳索,把他从颈到脚,绑缚的结结实实。

“就凭你,也配跟我叫板?小子,知道什么叫做不可超越的力量吗?任你种沸多强,遇上本少的一重灵叶,也只能跪下称臣!”

张赤阳狞笑训叱着被捆缚结实的秦霜,倏地扬起他的右拳,一股灵力涌入拳眼之上,呼!一拳重重劈向他那张让他特别不爽的凛然脸庞,在他这个修士面前充大头,装大瓣蒜,他要一拳把他的五官打得破了相,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学今天装逼?

当然,张赤阳跟秦霜,并非有什么解不开的深仇大恨,没有必要置他于死地,毕竟都是一个学院的,一旦杀了人,传到学院,他便吃不了兜着走了。就算燕玉媚保密,其他人会保密?他的目的是狠狠教训一下秦霜,逼他跪地求饶,彻底打掉他的那份凛然傲气。

胡来、董岳、薛霸、云飞扬早在秦霜被那道灵符捆住,便难怪的低下了头,不敢再往下看了,他们虽都敬佩秦霜的勇气,可是面对的是一个修士,他们加起来也不一定是张赤阳的对手,更何况还有燕玉媚小组虎视眈眈呢,今天这个跟头栽定了,他们也只能强咽下这口怨气,等会儿帮秦霜包扎伤口,哪怕替他跪地求饶呢,他们有这个低头服软的心,却没有跟修士正面冲突的勇气。

被灵符层层捆缚着的秦霜,一见张赤阳狞笑一拳轰来的拳势,脸上不仅没有一丝惊惧,反而忽然浮起一丝诡异的笑纹。

“蓬!”

那道灵符骤然之间,被他双臂一震,寸寸破碎如断绳,化作一段段绷碎的灵气光雨,从秦霜体表喷溅弥漫。

啪!秦霜出手如电,闪电手陡然抓住张赤阳轰来那一拳的腕部,一股澎湃的蟒炁轰然透脉而入,令猝不及防、高高在上、胜券在握、想要狠虐他的张赤阳半截儿身躯一麻,呼!説时迟那时快,张赤阳的身躯,被他骤然暴举了起来。

“金刚掷峰!”

噗嗤!

张赤阳像是一块飞掷出的石块,暴摔在一块石磨上,他坚韧的灵躯,竟然把那块硕大的石磨硬生生的震碎。反过来説,那块石磨也把全凭灵级肉身砸下去的张赤阳震得眼冒金星,耳膜嗡嗡嗡的像有一万头草泥马妖兽践踏而过似的,头都懵了:有没有搞错,种级武者,能把我这灵级修士摔掷出去?

“啊?!!!……”

张赤阳怒欲狂,厉声嚎叫,甫觉肉身恢复了正常,便勃然大怒,杀气暴涌,灵识一动,根本不用他起身动手,肩背剑鞘中,锵的一声,他那柄“银蛇剑”便化作一道剑气,被他灵识操控,破鞘飞出……

仓促中,这是他的第一步,先祭出飞剑,再以灵识一扫寻找敌踪……

此时,张赤阳还没从碎石中跃起身来呢,他在心上人面前,居然被一个种级武者摔的如此丢人,简直气疯他了。

便在飞剑刚出鞘时,仰跌在圆形磨垛上的张赤阳便看见一只凌厉的拳头,在他的眼球中急速变大着……

砰!秦霜结结实实的一记黑虎偷心,重重的击在张赤阳的左胸心脏部位,一股让张赤阳惊颤欲绝的恐怖蟒炁,破肤轰入,他大口一张,狂喷一道口血,眼前一黑,居然被秦霜一拳活活打昏了过去。

锵啷!

那柄银蛇剑,失去主人灵识驭使,顿时从夜空中坠落下来,剑刃颤抖,像是一条灵动剑蛇般的在地下颤动不休。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秦霜双拳起落如风,他可不想面对张赤阳的飞剑,一拳接一拳的黑虎偷心,连环轰击在张赤阳的胸腹之间,只打得昏迷过去的张赤阳昏了又醒,醒了又昏,翻来覆去,覆去翻来,一颗头肿的像猪头,灵级的肉身,竟然被一连串的重拳轰击,打得淤青连连,乌黑一片。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么预约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有预约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电话预约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预约电话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预约急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